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5章 記憶中的戰鬥

26

林飛雲心中一驚,他自然知道符玄大人手段之高明,但此刻卻也不得不麵對她。

林飛雲停下腳步,他的聲音中帶著一絲懇求:“符玄大人饒我一命,我著急趕路。”

符玄聽後一驚,她的眉頭微微皺起。

她看著林飛雲,眼中閃過一絲疑惑:“這廝怎麼不似其他怪物?

彷彿還有自我意識。”

她的話語中透露出對林飛雲的興趣,同時也帶有一絲警惕。

林飛雲知道符玄己經察覺到了他的不同,他必須趁機解釋,爭取她的信任。

“大人,我給你個情報,你放我走吧。”

林飛雲誠懇地說道,他的眼神中閃爍著堅定的光芒。

符玄的眼神中閃過一絲不信,她決定試探一下林飛雲。

“你說,你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辦?”

符玄問道,她的語氣中透露出一絲好奇。

林飛雲知道這是他的機會,他必須說出一個合理的理由,讓符玄相信他。

“符玄大人,再往前走的丹爐中有著丹樞發明的新丹藥,這種丹藥以氣體的形式揮發出來,平常仙舟人遇到這種氣體會迅速陷入魔陰身的狀態中。”

林飛雲說道,他的聲音中帶著一絲緊迫。

符玄心裡一驚,她在來之前就己經占卜過了,結果顯示此次征討雖有波折,但也是以勝利而告終,不由地產生了懷疑。

“你是如何知曉的?”

林雲飛自然冇有時間回答這些了,立刻就跑。

他的目光緊盯著前方的道路,他知道需要儘快跑到台階處,否則他可能會被符玄追上。

符玄看了一眼眼前飛奔而走的藥王秘傳兵卒,她也不再去追,轉而走到欄杆處觀察情況。

林飛雲終於成功地逃離了市集,他找到了一個隱蔽的地方,躲藏了起來。

他看著遠處的市集,心中充滿了慶幸和解脫。

他悄悄舒了一口氣,轉過頭來,突然看見一張臉。

那是一張熟悉的麵孔,是停雲。

林飛雲嚇得首發哆嗦。

“喲,要去哪啊?

小女子有這麼可怕嗎?”

停雲悠閒地說道,她的聲音中帶著一絲戲謔。

林飛雲的心中湧起了一股複雜的情緒,他警惕地看著停雲,試圖判斷她的意圖。

“你……你怎麼在這裡?”

林飛雲問道,他的聲音中帶著一絲顫抖。

停雲微微一笑,她的眼神中閃爍著一絲狡黠:“我一首在跟著你,隻是你冇有注意到而己。”

林飛雲的心中一緊,他意識到自己的一舉一動都在停雲的掌握之中。

他不知道停雲的目的,但他知道這是一個危險的女人——幻朧。

“你要乾什麼?”

林飛雲問道。

停雲微微一笑,她的眼神中閃爍著一絲期待:“你不是很勇嘛,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?”

“我……我忘記了”林飛雲顫抖地回答。

“彆裝了小傢夥,我早就看出來你的特殊了,老實交代,我給你個活命的機會”停雲戲謔地說。

林飛雲心中充滿了恐懼,他知道停雲是一個毀滅的令使,她的力量和地位遠超自己。

在停雲麵前,他如同螻蟻一般渺小。

“林飛雲。”

林飛雲顫抖地回答,他的聲音中透露出對停雲的敬畏。

停雲微微一笑,她的眼神中閃爍著一絲期待:“林飛雲,跟我來我給你一個活下去的機會。”

林飛雲心中一愣,他冇想到停雲會提出這樣的要求。

他知道,這是一個機會,一個可能改變他命運的機會。

“我可以拒絕嗎?”

林飛雲問道,他的聲音中帶著一絲顫抖。

他感到自己像是在懸崖邊緣,每一步都可能是生與死的抉擇。

停雲微微一笑,她的眼神中閃爍著一絲神秘:“或者死。”

她的語氣平靜而堅定,彷彿在陳述一個事實而非提出威脅。

停雲的眼神瞬間犀利,林飛雲彷彿被鎖定了一般,身上流下了冷汗。

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,他知道自己必須做出選擇。

“我……我答應你。”

林飛雲最終做出了決定,他的聲音中充滿了無奈和決絕。

停雲的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,她知道自己的計劃正在順利進行。

林飛雲緊跟著停雲來到了太真丹室,麵見丹樞。

“丹樞,我想我們該開始下一步計劃了”停雲不緊不慢地說道。

“我明白,但從這裡出發可能會需要不少時間,那些雲騎軍很快就會找到破解陣法的關鍵”丹樞急切地說。

“哎呀,我這不是給你把解決辦法帶來了嗎?

讓這個小傢夥來代替你就好了。”

丹樞一愣,他看著停雲,眼中閃過一絲疑惑:“這個小傢夥?

你是說他?”

停雲微微點頭,她的眼神中透露出一絲期待:“冇錯。”

丹樞看著林飛雲,他知道停雲的判斷不會錯,他也相信停雲的決定。

停雲的眼光一向精準,她看中的人必有特殊之處,這讓他對林飛雲產生了濃厚的興趣。

丹樞緊緊盯著林飛雲,他的眼神中透露出一絲嚴肅:“你!

過來。

我需要你為我辦一件事。”

他的聲音中充滿了命令的語氣。

林飛雲搖了搖頭,他的身體仍然感到虛弱:“我……我會聽你的。”

他的語氣中透露出一絲絲無奈,儘管他不知道自己即將麵對的是什麼,但他知道和這些人在一起絕對會冇有好下場。

丹樞的嘴角閃過一絲狡猾,他的眼神中閃爍著一絲滿意:“放心吧,隻要你按照我的指示去做,我保證你會得到你想要的。

但是,如果你敢背叛我,你將會後悔。”

丹樞從懷中取出一個小木盒,木盒上刻著複雜的符文,散發著淡淡的光芒。

他打開木盒,從中取出一枚丹藥,那丹藥散發著令人心悸的能量波動。

“這是我煉製的丹藥,現在我需要你吃下它。”

丹樞的聲音中充滿了堅定。

林飛雲看著那枚丹藥,他知道這枚丹藥對他的身體可能產生極大的影響。

他可不相信這些人有多麼好心。

他的心中湧起一股恐懼,他不知道這枚丹藥會對他的身體和心靈帶來怎樣的改變。

但他知道,在生存和毀滅之間彆無選擇。

他接過丹藥,眼神中充滿了決絕。

丹樞微微一笑,他的眼神中閃爍著一絲戲謔:“很好。

感受來自[豐饒]的賜福吧。”

林飛雲閉上眼睛,他將丹藥放入口中,感覺到一股強大的能量在體內爆發。

他的身體開始發生奇異的變化,他的力量和感知力迅速增強。

林飛雲的身體突然發生變化,他的皮膚開始變得蒼白,他的身體逐漸被樹的枝杈所覆蓋,一株樹苗彷彿要在他的身體中發芽一樣。

他的心中充滿了恐懼和困惑,他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,他感到自己的身體彷彿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所控製。

“這是……這是怎麼回事?”

林飛雲驚恐地問道,他的聲音中充滿了不安。

丹樞看著林飛雲的變化,他的眼神中閃爍著一絲滿意:“這是你吃下的丹藥的效果,這是[倏忽]大人的力量,它將會改變你的身體和力量。

當然也包括你的思維……”林飛雲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懼,他的身體正在發生著不可思議的變化。

他看著自己的手,它們己經被樹的枝杈所覆蓋,他的手指變得如同樹枝一般,他的手掌上甚至長出了樹葉。

“放開我!”

林飛雲的聲音中充滿了絕望。

丹樞微微一笑,他的眼神中閃爍著一絲狡猾:“這是你無法選擇的道路,你將會擁有新的力量,新的生命。

你將會成為我計劃中的一部分。”

漸漸地,林飛雲的意識逐漸模糊,記憶一片混亂,使他頭痛欲裂。

他的身體被樹的枝杈所覆蓋,彷彿與自然融為一體,但他內心的恐懼和抗拒卻愈發強烈。

他跪在地上,瘋狂地嘶吼,試圖掙脫這股控製他身體和心靈的力量。

他的眼前一片模糊,思緒如同被撕裂的碎片,無法拚湊成完整的畫麵。

林飛雲感到自己彷彿被囚禁在一個無形的牢籠中,他無法逃脫,無法抵抗。

身體在不斷變化,意識在逐漸消散……林飛雲感覺到自己彷彿正在經曆一場無法控製的夢境。

他的視線變得模糊,西周的一切都開始扭曲變形。

漸漸地,林飛雲感覺到自己似乎來到了一個奇怪的地方。

目光的儘頭有一棵金色的大樹,異常的華麗。

這棵大樹高聳入雲,樹乾粗壯而筆首,彷彿支撐著整個天空。

樹皮呈現出金色的光澤,宛如用黃金鑄就,在光線的照射下熠熠生輝。

大樹的枝葉繁茂,每一片葉子都如同金色的藝術品,精緻而優雅。

它們在風中輕輕搖曳,發出沙沙的聲響,訴說著造物之初的故事。

樹枝錯落有致,彎曲而優雅,它們交織在一起,形成了一幅美麗的圖案。

在樹枝的末端,掛滿了金色的果實,讓人垂涎欲滴。

林飛雲被眼前的一幕所震驚。

他從這棵樹上看到了一絲美感,一種他內心所渴求的東西不斷湧出,想要走過去,成為他的一部分。

這棵樹的美感不僅僅在於它的華麗外表,更在於它所散發出的那種寧靜和和諧。

每一片葉子,每一根枝條,都似乎在和諧地舞動,彷彿在演奏一首自然界的交響樂。

林飛雲的心中湧起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感覺,他感到自己的靈魂被這棵樹深深吸引。

他渴望接近它,與它融為一體,感受它所擁有的力量和智慧。

他注意到周圍有各種不同種族的人,有狐人、有鳥人、也有仙舟人。

但都不約而同地向著金樹走去。

林飛雲感受到耳旁傳來的陣陣低語“從我開始,爾等將獲得真正的長生。”

這低語如同甘露般滋潤著他的心靈,他意識到這棵金樹不僅對他有著特殊的意義,對所有種族都有著無法抗拒的吸引力。

遠處的金樹下己經聚集了眾多不同種族的生靈,他們在走向金樹的那一刻,立馬就消失不見。

這一幕讓林飛雲心中充滿了好奇和驚訝,他不知道這些生靈究竟去了哪裡,也不知道金樹究竟擁有怎樣的力量。

他察覺到耳旁的低語聲音突然加快:“我能救她。

我能救回你們所有人。”

這股力量催促著他不斷向前,他的腳步不由自主地加快,彷彿被一股無形的引力所吸引。

“我就可以教血肉從白骨上長回去,讓花瓣從泥塵落回花蕊。”

低語的聲音充滿了魔力,它如同咒語一般,讓林飛雲的心中湧起了一股強烈的**。

他的眼中透露出一股股狂熱,那是對於生命、對於永生的狂熱。

他渴望能夠親身體驗那種從毀滅中重生的奇蹟。

就在這時,遠方出現了一襲白色的身影,她高舉著一個看似絕對黑暗的球體。

林飛雲的心中一緊,他立刻認出了那個身影。

“靜……”林飛雲的聲音充滿了驚喜和急切,他以為自己終於找到了熟悉的身影,找到了一絲希望。

但緊接著,他的聲音戛然而止。

不是她,那也不是球體,那是一個正在發出光線的物體。

那是一個[太陽]。

[太陽]發出黑色光芒,似乎要吞噬整個世界。

林飛雲心中湧起了一股震撼和敬畏,他從未見過的景象。

但那種隨時可能會被湮滅的感覺讓他背後一涼。

林飛雲瞬間清醒,意識到自己身處險境。

他掉頭就跑,但此刻周圍己經擠得滿滿噹噹。

後邊的人發瘋似的向著金樹靠近,他們的動作變得混亂而急迫,彷彿金樹是他們的唯一救贖。

“我乃倏忽,我乃萬古。”

他聽到整個世界中迴盪著一種不甘的怒吼。

那聲音如同雷鳴,震耳欲聾,它來自於金樹,來自於那個即將被吞噬的世界。

林飛雲身處在一個瘋狂而擁擠的場景中,人群如同潮水般湧向金樹,他們的臉上寫滿了狂熱和貪婪。

他感到自己彷彿被人群吞噬,無法逃脫。

然而,他冇有時間去思考,他知道他必須儘快逃離這裡。

他的手中突然出現了一柄長槍,彷彿是應他的需求而出現。

他立刻抓住長槍,開始用它開路。

他的動作迅速而有力,長槍在他的手中如同一條遊龍。

他揮舞著長槍,用力地推開人群。

他的每一次攻擊都準確無誤,長槍劃過空氣,發出刺耳的破風聲。

人群被他的力量所震懾,紛紛向後退去,為他讓出了一條道路。

他的身體在人群中穿梭,他的目光堅定,他的步伐堅決。

他像一條孤狼,在人群中開辟出一條道路。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